教授观点 网站首页:教授观点 - 教授观点
马涛
经济版图 重构加速
教授观点
    因哈大高铁开通而缩短的时空距离,必将改写东北经济版图。马涛说,哈大高铁几乎贯穿东北地区的辽中南、长春、吉林和哈大齐三大城市群,而且连通了哈大齐工业走廊、长吉图先导区、沈阳新型工业化区、辽宁沿海经济区4个省和国家重点规划发展区域,对整个东北经济的影响巨大。

  高铁变局对区域经济的影响将会渐次产生,其影响机制可简要归为对产业布局和产业发展两个层面。供职于哈工大北卡大学城市与区域经济发展及管理研究中心的马涛副教授对此进行了简要分析。在经济一体化的前提下,三省城市群内现有产业集群的效益影响范围将会扩大,对空间集中度要求的降低,导致产业空间区位规模化分工和更高专业化水平市场不断出现,总的市场容量会乘数扩容。相对目前相对分割产品局部市场,也会诱发出很多新兴产业门类和服务业行业。

  高铁速度带来的同城化,会使原来相对封闭的产业经济圈逐渐打开。以原来中心大城市为核心形成的土地租金体系或依附于现有区位的综合成本体系将重新分布,出现所谓的产业梯度转移。原本相对独立的产业分工体系将在沿线区位层次上形成新的再分工。

  马涛断言,城市间生产要素加速流动促使城市资源和市场的优化组合,沿线经济带的制造、房地产、旅游、餐饮、教育等行业的潜力将被进一步开掘,甚至会形成新的哈大沿线产业带。

  新一轮的企业选址将会逐渐在沿线城市间展开。环境好、效率高、规模大、实力强的城市所获得的利益会更明显。部分大企业会因成本等因素落户沿线松原、四平、铁岭、鞍山、营口等中小城市,也会促使中小城市原有的大量生产企业和商贸服务业公司将总部搬迁至要素集聚功能更强、专业服务更配套的沈阳、哈尔滨、大连、长春等大城市内。

  世界经济都在寻求一体化,我们如果单打独斗,必将因为势单力薄而逐渐被边缘化,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刘小宁说,东北各城市一定要集团作战,而哈大高铁的开通,刚好为此提供了基础条件——高速连通东北最大的4个城市和6个富饶的地级市的交通。

  哈工大经管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副教授马涛指出,高铁缩短城市间的时空距离,加快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生产要素的快速流通,并降低人流、物流成本。这种人力、技术和资金的大流动,对突破行政区划壁垒、打破地方保护将产生重大影响。

  环渤海经济圈、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的崛起,已经体现了区域经济集团作战的力量。在高铁的连接下,人们希望京沪高铁等高铁打造的一小时经济圈也能在东北复制。刘小宁说,哈大客运专线运行后,将形成以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四城市为中心的新一小时交通圈,人们的生活、工作等诸多方面将发生结构性变化。

  在哈大高铁沿线经济带中,哈尔滨应该充当什么样的角色?马涛认为,仅就当前存量结构看,哈尔滨在由哈大高铁而牵动的新一轮东北区域经济格局变动中很可能面临较为严峻的挑战,但机遇与之并存。

  最直接的挑战就是我市的总部经济面临来自沈阳、大连的直面竞争。高铁牵动了三省存量资源要素围绕新的交通经济空间重新分配,进而也会逐渐推动三大城市群之间及各自城市群内部、四大经济区之间及各自经济区内部的产业垂直分工进一步强化,而水平分工将相对弱化。金融保险、国际贸易、研发设计、咨询评估、传媒创意等高端服务业将进一步向三省的大城市集中,中心城市的服务半径将进一步扩大,总部经济效应得到进一步提升。

  哈尔滨的总体规划中定位是区域性国际经济、商贸、信息、金融、交通、科技文化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大连、长春、吉林在总体规划定位上同哈尔滨在总部性功能定位存在重复。哈尔滨是最典型的内陆腹地城市,在面对东北地区门户性城市的沈阳和大连时,区位劣势明显。

  同时,作为线性经济带来说,所处城市群的城市经济与公共服务一体化支撑至关重要。哈尔滨作为最北封闭端,线路全长904公里,我省境内为81公里,吉林省境内270公里,辽宁省境内553公里,在融通辐射区域中大大小于辽中南城市群和长吉城市群。而且沈抚一体化、长吉一体化的城市群内同城化进程已有一定进展,反观哈尔滨的哈大齐城市群的同城化,尚未建立起实质性产业和城市关联。

  在城市水资源与水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兼职的马涛表示,严峻挑战下只有超常规发展才能获取竞争优势空间。今年1月,国务院通过了《东北振兴十二五规划》,将哈尔滨与沈阳、大连、长春一起确立为国家创新型城市建设重点。所以,哈尔滨的政产学研一定要积极争取发展机遇。虽然常规的总部经济环节没有区位优势,但可以认真研究我市自身的独特资源禀赋。比如在《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黑龙江的生态可持续性、人均可利用土地资源指标都强于沈阳和大连,更远高于长三角、珠三角,在未来承接产业转移中无疑具有土地优势。而且我省还有《大小兴安岭生态保护区和经济转型》国家规划,生态旅游、生态农业等关联产业无论在空间上还是类型上都有独特优势都,都具备将其发展成全国领先产业地位的禀赋优势。

  其次,哈尔滨必须率先在政府管理和公共服务上进行改革创新,争取获得制度先发优势。包括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公共财政改革和平等使用生产要素改革(包括资本和土地)、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和服务业的措施、扩大养老金和医保覆盖范围以及推进区域内基础设施建设等政策,不仅是中央允许各地先行试验的改革领域,也是提升哈尔滨环境、增强实力的重要工作。

  在高铁的推进下,东北三省城市群在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各级政府都在探索新的协调和组织机制。这是个新课题。刘小宁说。

  有专家就此撰文指出,国家制定主体功能区规划是个良好的探索。规划根据不同区域的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现有开发密度和发展潜力等要素,划分出具有某种特定主体功能的地域空间单元。

另外,通过构建一个强有力的城市政府合作机制,为区域内资源的优化配置提供一体化的制度平台,是在现行体制下实现城市间协调发展的理性选择。其中包括信用体系建设、金融合作、旅游合作、异地就医联网结算的医疗保险合作、标准相互认证的质量监督合作等等。然后,由硬件向软件,由经济向民生,由基础设施一体化向公共服务一体化拓展,这一课题博大而深远。

摘自《哈尔滨日报》20121130 42

上一篇: 下一篇:郭熙铜